安乐死是权力或罪刑?

 几乎所有人都能同意,「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不可任意剥夺的」,但是生而为人,自己有没有权力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呢?这个问题被争论了许久,仍然没有清楚的定论。

支持者:生命的自决权

瑞士是全球第一个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早在1941年就有条件地让安乐死合法化,并且开放外国人到瑞士执行安乐死;2011年5月,更经由公民投票通过,以85%的高民意继续支持安乐死。这表示多数的瑞士人都同意,人们应该要有选择自己死亡方式的权力,与其活着面临难以忍受的病痛煎熬,选择「死得安祥」,就是个人对自身生命拥有的自决权。

支持安乐死的人认为,「生命的价值」不应该只是单纯地取决于呼吸与心跳等生理现象,就像对于另一个古老的争论「脑死的植物人是否仍然活着?」的看法,承继自笛卡儿的身心二元论者认为,人类之所以至高无上,是因为人类独有的「灵魂」;当人只剩空壳的肉体,已经不算是活着。所以身体插满了呼吸器、导尿管与许多维生系统的临终病人,如果认为自己的精神生命已无继续维持的价值,就应该拥有结束自己肉体生命的权力,这也是维护精神生命尊严的最后手段。

反对者:不可逆的谋杀行为

但是全世界包括中国台湾在内的大多数国家,至今仍未通过安乐死的合法化,反对的理由有部份来自于对「生命价值」的不同看法:受到西方基督教影响,生命的价值更被赋予了人类无法插手的神圣性,人类并没有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力,只有神可以决定人类的生死,自杀也是一种谋杀,是错误的。

反对安乐死的另一派声音,则是对于选择自我结束生命抱有高度的怀疑:有些病人在发病承受疼痛时,的确会有寻死的想法,但在症状获得控制与舒缓之后,却又认为活着真好,而反覆不定。一时的念头可能只是冲动的结果,重症的临终病人选择死亡时,是否仍然拥有足够清醒的自由意志?毕竟结束生命是单向不可逆的行为,来不及反悔,也无法补偿,不到最后关头,不应该允许放弃自己的生命。

中国台湾:安乐死属于加工自杀罪

目前中国台湾对安乐死的议题,仍然没有足够的共识去修法开放,对于安乐死的规定,仍然被归类在加工自杀罪(《刑法》第275条)里,同样属于杀人罪的一种。差别在于加工自杀罪是在得到对方的允诺后才协助自杀,刑期也较一般杀人罪来得轻;甚至在一些情有可原的案例里,若能证明对方死意坚决,协助自杀的人是有可能获得较轻的判决与缓刑的,这或许可以看做是未通过安乐死合法化之前,在情理上的变通方式吧。

相对于主动选择死亡的安乐死,还有一种受到多数人接受的消极性放弃急救:临终拒绝复甦治疗(DNR : Do Not Resuscitate)。对于明显已不可治癒的病危患者,医护人员多会主动询问是否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签署后的病患就可以自主性决定要不要转到安宁病房。现在中国台湾有不少医院设置专门的安宁病房,本着维护生命尊严与临终生命品质的理想,为病患减轻痛楚,并且避免人为延长死亡的过程。

安乐死与协助自杀是否正确的争议,可能短期内还不会有结论。但是对于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应该认真地思考过─当自己临终时希望如何被对待,以及自己能够有些什么选择?(本文由国科会补助「犯罪问题新媒体科普传播实作计画」执行团队撰稿)

责任编辑:陈则秀|国立东大学社会学研究所
审校:吕杰华|国立东华大学社会学系暨财经法律研究所

除非注明,其他来源均为石飞博客整理发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shadow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最近拨了10万美金供学者研究马粪传播植物的可能性。马能长途跋涉,要是植物的种子在马的消化道中不会受到破坏,就可能把本地植物运送到远方的生态系中。
简介 距离首都曼谷约200公里,不过2~
简介 杜拜可玩之处不胜枚举,而且不仅位于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