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停看听(三):依赖进口 基改黄豆吃下肚

中国台湾人所吃的黄豆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其中超过九成是基因改造黄豆。台大农艺学系教授郭华仁说,抗除草剂与抗虫的基改黄豆,导致农夫过度使用而有农药残留问题;另也渐有证据显示,食用基改作物会增加肿瘤发生的机率。消费者最好多选择非基改或有机作物,除了可为自己的健康把关,也可间接鼓励农夫多种植非基改有机作物。
 
中国台湾黄豆全依赖进口 且多为基改黄豆
 
长期关心有机农业的台大农艺学系教授郭华仁说,中国台湾人吃下的黄豆 99.99%来自进口,其中又以美国占55%为最大宗,其次是巴西与阿根廷等南美洲国家约占 45%;进口黄豆之中,超过九成是基因改造黄豆。
 
郭华仁说,基因改造是利用遗传工程把其他生物的基因转殖到黄豆的基因上,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把可以杀虫的细菌中的毒蛋白基因、或抗除草剂基因转殖到黄豆基因,使黄豆产生抗虫或抗除草剂的特性。
 
基改黄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会增加农夫用药的频率。郭华仁说,过去种植黄豆的美国农夫每季只在播种前喷洒一次除草剂,黄豆长出来后为避免药害便不再使用;但有了抗除草剂的基改黄豆之后,农夫每季可喷洒二到三次。然而,过度使用使得昆虫与杂草都产生了抗药性,农民继续使用农药,剂量也逐渐攀升。最后的结果是,消费者吃到的黄豆农药残留量越来越高。
 
基改黄豆大量使用农药 危害人体与生态环境
 
郭华仁解释,美国农夫使用于黄豆的除草剂「年年春」,其主要成分是嘉磷塞。嘉磷塞虽对于人体没有立即危害,但已有许多研究显示,可能会引起巴金森症、自闭症、失智症、糖尿病、阿兹罕默症等慢性疾病。
 
除了对于人体产生危害之外,因为基改食物而过量使用的除草剂,也对生态有很大影响。郭华仁说,已有证据显示,美国中西部过度喷洒年年春,导致原生杂草几近灭绝,如帝王斑蝶幼虫的食草寄主马利筋在过去十年急遽减少,导致帝王斑蝶长年从中西部迁徙至墨西哥的世界级壮观緻也逐渐消失。
 
郭华仁在访问中指出,就其观察所得,有些基改公司一手卖除草剂,一手卖基改黄豆,同时又透过专利赚取利润;过去十多年,有些大型基改公司併购了小型种子公司,这使得农夫要取得非基改品种的黄豆种子,也会变得更为困难。 

除此之外,消费者和社会也得注意有些相关法规的修改。郭华仁说,嘉磷塞原本在美国的残留允许值是 0.1 至 1 ppm,但基改黄豆出现之后,有些公司不断游说政府放宽法律标準,终于成功于 1996 年要求美国食品药物管理署将允许值提高到20 ppm;后来美国本土杂草逐渐产生抗药性,嘉磷塞的使用量逐年增加,2013 年美国食药署将允许值提升至 40 ppm。
 
卫福部已在2013年10月29日于媒体公开表示已将嘉磷塞列入检验项目。郭华仁说,基改黄豆造成的危害,对于中国台湾人影响更大。其他国家几乎不会直接食用基改黄豆,大多都用来做沙拉油与饲料等加工食品;但中国台湾人却直接拿来做豆浆、豆腐等。虽然我国规定嘉琳赛的残留量是 10 ppm,但嘉磷塞的检验方式较为麻烦,政府应更重视这方面的检测。
 
渐有证据显示 食用基改作物增加肿瘤发生率
 
郭华仁又说,基改作物的育成速度并不如想像中快速,因为基因转殖工作无法控制,经过无数次失败,再经过 4 至 5 年稳定基因,接着进入 2 至 3 年的环境影响与健康影响评估,以及政府审查 1 至 2 年之后,还要再经 3 至 4 年将基因转至美国从南到北的不同品种,总共大概要 11 至 12 年才能推出一支新的基因作物。
 
不过,经过以上多层审查,基改食品应该很安全吧?郭华仁说,其实美国政府的审查办法有很多问题。例如,审查报告都是基改公司自己做、或委託其他公司製作;且餵食老鼠的是从细菌分离出的细菌毒蛋白,而不是基改作物本身;餵食实验也不需超过三个月,无法看出长远影响。而其他国家的审查方法,也都依照美国食药署制定。
 
但近年来,两年期实验的报告渐渐发表,已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直接食用基改食品会对人体造成危害。郭华仁说,2012 年曾有一篇发表于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期刊的论文,以基改玉米作为饲料餵食老鼠,一年后老鼠的肿瘤发生率比一般老鼠高出许多。
 
吁政府确实实施来源回溯制度 促店家明确标示
 
基改食品除了农药残留之外,也可能直接对于人体造成危害,尤其是过敏体质、小孩与素食者,那么消费者是否有办法分辨出基改产品呢?
 
郭华仁说,美国与加拿大都是基改食品生产大宗,所以并无规定需特别标示出基改产品;但已有六十多个进口基改黄豆的国家规定必须标示,而先前中国台湾对于基改食品的标示要求却很粗糙,只规定黄豆与玉米的基改产品、且含量达 5% 以上才需标示,散装食品、沙拉油与酱油都不需标示。
 
郭华仁说,早餐店的豆浆、市场的板豆腐与餐厅的麻婆豆腐等,绝大部分都是基改黄豆製作;但因先前规定不需标示,都让中国台湾人在不知情的状况吃下肚。
 
直到今(2014)年 1 月,《食品卫生管理法》完成修法,终于将基改产品纳管,未来于海关就需登录管制,建立可追溯来源的制度;餐厅或早餐店业者进货时,都会知道是否为基改产品,且必须明确标示让消费者知道。郭华仁期盼,未来政府应严格执法,规定业者需清楚标示。
 
消费者可透过实际行动 支持非基改与有机食品
 
郭华仁认为,基改产品产生很多后遗症,并没有发展的必要。农药无论使用多少,土壤的有益微生物都无法恢复;最好是短期阵痛3至4年,完全不使用农药,当土壤的肥力渐渐回来,杂草的生态多样性恢复之后,环境里面的昆虫与微生物都是免费的长工,可为农夫服务工作,各生物之间相互制衡,又可免去病虫害的问题。
 
郭华仁也说,消费者应该要团结一致,购买非基改食品,除了保护自己的健康,产业也可能因此改变。(本文由科技部补助「新媒体科普实作计画─以农学、环保、应用科学、数位学习和艺术领域为例」执行团队撰稿)
 
责任编辑:蔡美瑛 | 世新大学广电系

 

除非注明,其他来源均为石飞博客整理发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shadow
芒草可以做扫把,那榕树、杜鹃花也可以吗?澳洲和南美洲生态环境不同,但有一样的生态演化吗?还有,人体的骨骼结构到底长什么样子?我们眼睛看不到的细菌究竟是什么模样呢?  
乾癣,又称牛皮癣或银屑病,其主要的病理特徵为皮肤变厚、红色
 「近五年来,学界开始把气候变迁与入侵种两者放在一起研究。」台大生态学与演化生物学研究所助理教授何传恺,是近年投入此领域研究的学者之一。他与研究生最新研究发现,面对气候变迁导致的温度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