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遗传还是生活习惯?

朋友说:「每年暑假我都会瘦个两公斤,但现在开学快一个月了,都还没有进展。」

我说:「我看不出来你哪里了?而且妳是体育老师,每天运动量那么大,哪会变啊!」

朋友说:「我受不了自己身上有赘肉、小腹,你不知道我爸妈吗?我们一家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子。我爸根本像是弥勒佛,又有糖尿病,我怕我会跟他们一样。我想肥应该是会遗传的,如果是小时候发应该怪父母,因为他们可能把肥基因遗传给我们,可是长大后还发,就是对自己不负责,生活习惯不好,爱吃又不爱运动,是自己的责任啦!」

这是几星期前我与朋友聊天时的对话,瘦身、塑身、减肥不仅充斥各种媒体,也成为日常生活的话题之一。我的朋友还把瘦身减肥视为一种生活习惯,她在产后有段时间因体重无法回复,还自行购买减肥药物-「诺美婷」服用。这种把肥视为遗传与生活习惯的问题,也是医界处理肥的两种主要态度。

近十几年来,部分的科学家对于减重议题的研究不是放在节食策略的发展上,而是透过对体重分子学和遗传学的了解,试图寻找控制饮食和能量利用的基因、蛋白质和神经传递物质。如1994年,洛克斐勒大学的科学家宣布发现老鼠体内的肥基因。该发现提出了一个当时的新观念:过重并不是一种人格缺陷,变并非代表自己是个懒人或贪嘴者,体重问题存在于某些人的基因中。之后数年的体重分子学研究也提出,透过调整人体内的蛋白质及神经传导物质的浓度,有助于体重控制。

医学专家甚至指出,肥症有50%是由遗传所造成的,也就是病态性的肥是一种无法加以改善的状态。然而,病态性肥与单纯的过重之间并没有清楚的界线。从去除身上臀部赘肉的人到体重重达百公斤的人,只是对肥的易感性的程度不同。肥的人、体重过重的人和不用担心自己体重的人,这三者之间的界线并不是那么泾渭分明。「易感性」就是遗传因子的代表,科学家认为这是使人体重上升的关键所在,也就是为什么两个人吃了等量的食物,一个人体重增加1公斤,另一个人的体重却无任何变化。

拉瓦大学遗传学家布沙尔(Claude Bouchard)近二十多年的研究成果显示,体重的特性来自遗传。他的研究团队利用体脂肪、胰岛素代谢率、血脂肪、休息状态下的代谢速率、内脏脂肪等资料,建立每个个体的资料。研究发现,维持体重最重要的一环是休息时的代谢率,休息时的代谢大约消耗每天70%的热量,研究团队更近一步指出,休息时的代谢率约有40%~80%是由遗传所控制。也就是说,当我们不活动时所燃烧的热量,主要由基因决定。

基因所控制的不只是发程度,还包括发的部位。遗传因素对脂肪分布的影响约占40%,换言之,身材是苹果型(腹、腰部较)或西洋梨型(下半身较),多少受到遗传的影响。此外,基因也会影响我们形成的脂肪量。当大吃大喝之后,基因会让你知道是否可有效地把多余食物转换成脂肪。基因也决定运动时的减重效率,它能决定自己是否可以减去可观的重量。基因也会影响我们喜欢吃何种食物,研究显示人类对食物的偏好度,大约有10%~20%是由基因所控制。

然而对某些人而言,肥已不是基因、遗传、蛋白质或神经传导等科学性的问题,反而是食物、运动、文化与瘦身迷思的问题。换言之,「肥」这个字眼对科学家来说是一回事,对一般人而言可能又是另一回事。基因影响体重的事实,并不是发的唯一原因,而只占一部分百分比。另外有研究指出,我们的体重是环境下的产物,所谓的环境是指可以选择的食物、坐着不动的程度或外食的频率。

美国的肥症专家卡罗(Jose Caro)提出一个北京市区所见的象:成年的中国人看来都是清瘦的体型,他们吃米饭,骑脚踏车,接受一胎化政策,但将近百分之百的儿童有过重的问题。父母们相信自己的成长经验是不好的,所以他们想补偿自己的孩子,因此常带小孩去麦当劳,买电动脚踏车给小孩骑。你会发现,基因并未改变。这些孩子的遗传特性还是与上一代相同,只是成长环境让他们的体重有惊人的变化。

除此之外,饮食环境的改变也会让变的速度增加。常见的例子是移民到以高热量食物为主的国家,居住一段时间后,多数人的体重就会增加。

基因并不代表一切,但与速食文化、交通工具的使用、生活型态等交错的社会因素相比,基因至少是科学家能够找到、鉴定,并加以隔离或详加检视的东西。在肥症的研究中,最重要的是找出哪些基因会影响我们的体重。虽然基因不是决定我们外观的全部理由,但在某些人身上,基因却有巨大的影响力,另一些人则否,因此如何协调「先天、后天」的对抗是非常重要的。

简言之,大多数人身上所多出来的赘肉,就是基因和环境交互作用下的结果。我们的基因使我们容易变,而坐着不动及放纵自己大吃大喝的习惯,则是让自己远离标準体重。

现在从另一角度来看这问题,「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吃不,可以随心所欲地吃呢?」,这个问题的重心已不是肥者,而是在瘦子身上。就像钱币的正反两面,易肥基因与抗肥基因只是一点点不同。如果你的基因序列是某一种,你可能容易变,如果是另一种,你可能比较不容易变

布沙尔的研究团队已发现,有一重要基因决定我们携带的体脂肪量,另有一基因决定躯干与四周脂肪的比例,另有一基因控制内脏脂肪,还有一重要基因影响休息时的代谢速率。这些研究成果正意味着,当我们知道更多和肥有关的重要基因后,就能试着找出哪些环境因素会对这些基因发挥最大的影响力。

发现了所谓的肥基因后,开发有效治疗药物的可能性就提高了。近几年来,医生与肥研究者都有一种新观念,那就是:肥是一种需要长期治疗的慢性病。而以医学治疗肥的后果之一是:人们开始期待以药物治疗肥症。同时,过重部分源自基因影响的事实,无疑对某些过的人而言,是改善个人或环境因素的一线希望。

我们可以发现,减重已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来自书籍、报章杂誌、网路、医疗院所的减重讯息,不断地提供大家运动消耗热量表、新型的运动塑身器材、塑身运动、食物热量法、食物配製法、身体瘦身霜、甚至是鸡尾酒式的药物减肥法等等。或许我们无法改变遗传,但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型态,甚至藉由药物的帮忙,可以远离肥,拥有健康的身体吧!

除非注明,其他来源均为石飞博客整理发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sha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