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枪时「打卡」:穿戴式科技追蹤枪击犯

洛弗勒在线上期刊 PLOS ONE 发表研究报告,提出一种穿戴式的加速度计,可用来追蹤是否有人开枪。它长得就像慢跑者常用来追蹤记录路径距离的东西,枪击发生时,它便在读取装置上显示出不易忽视的图样读数。
科幻电影中常见主角穿戴轻薄短小、造型简洁前卫的配饰,几下帅气操作与哔哔声,就能纪录、传输资料讯息。电影中的奇幻情节往往反映人类愿望之所在,穿戴式科技让这样的渴望渐渐实现,让数位与现实世界的互动更加丰富而自然,许多商业或科技杂誌也预测穿戴式科技将成为下一波主流的峰头浪尖。

不少科技厂商与学术单位相继投入研究,拓展穿戴式设备的应用範围,宾夕法尼亚大学犯罪学教授查尔斯洛弗勒(Charles Loeffler)提出在罪犯佩戴的电子监控装置中嵌入加速度计,能準确的侦测穿戴者开枪动作,自动回报枪击地点,缩短警政部门反应时间。
 
一些假释或缓刑出狱的罪犯必须穿戴电子监控装置,以便警察或法院人员追蹤他们后续行动。但查尔斯洛弗勒说,儘管有这些预防措施,这些在社会服刑的人仍得为全美国近半数的枪击案诉讼负责。若在现行监控设备上结合既有科技,便能在他们开枪时记录并回报,有效阻止枪手。
 
洛弗勒在线上期刊《PLOS ONE》发表研究报告,提出一种穿戴式的加速度计,可用来追蹤是否有人开枪。它长得就像慢跑者常用来追蹤记录路径距离的东西,枪击发生时,它便在读取装置上显示出不易忽视的图样读数。
 
「一发射击的过程相当鲜明。为了瞄準,你会尽力保持静止,紧接着下一瞬间,你的手掌、手腕、手臂经历一股冲击力道的移转。」洛弗勒对电力电子工程师协会的杂誌《科技综览》(IEEE Spectrum)解释。
 
为了测验手枪枪击的加速度计读数和其他类似动作有所区别,洛弗勒召集了十位宾夕法尼亚大学校警部职员,他们手腕戴着加速度计,尝试多种品牌与口径的枪枝,口径0.22英吋的左轮手枪到口径0.45英吋的柯特半自动手枪都是实验对象。洛弗勒接着比较另一组样本数据,该组人马佩戴相同装置出外度过寻常一天,执行粗重的建筑工作,包括使用一把口径0.22英吋的火药钉枪。
 
火药钉枪与小型手枪皆受相同的火药驱动,这正是证明加速度计能轻易识别枪枝的良好对照组。「在钉枪内部,0.22英吋火药并不是用来推进子弹,而是当作活塞。」洛弗勒说:「从数据分析来看,活塞撞击钉枪的情况与枪击差异很大,因为机械学的力量传导不同。」
 
洛弗勒的实验展示了枪击的几个识别因素,第一是加速计能感测枪管内迅速膨胀的气体与外部空气相遇时产生的枪口爆击;它也善于侦测能量释放时传导至上臂的反作用力,以及子弹射出时,枪口端往上抬移的力道。不论枪枝的样式或口径为何,这三个因素加在一起构成了枪击的识别标誌。
 
洛弗勒的资料也显示了枪击侦测不容易出错,研究中测试了357发枪击,只有三发被误认为其他活动;错误肯定的状况也很少,在693种其他情境中,仅三次被误认为枪击。若再更进一步改良,该技术甚至有潜力辨别出枪击是由什么口径的枪枝击发。
 
加速度计若结合追蹤假释犯行蹤的感测器,透过全球定位系统,它可在佩戴装置的人开枪时立即发警报给警政部门。这节省了当局收到报案后,交叉比对枪击地点与邻近追蹤器下落的时间与精力,为警察清楚指出哪些被追蹤者并不在枪案现场,也可能阻止了被监控者将开枪摆在首要行为考量,进而减少枪击犯罪。
洛弗勒与同事正在宾州工程部探索将加速度计嵌入既有监控装置的可行性,因监控器与加速度计已被设计得相当小巧、适于穿戴、不耗电,他们在设计测试版本时没有预见太多困难。他说若要特製这样的监控装置,较大的挑战在于说服法院和警政部门採纳此技术。
 
「政府部门是否愿意採纳此技术取决于他们有多理解它的价值。」洛弗勒说:「这成本会比往常的作法更昂贵,比较可能布署这类东西的是那些宣称要处置枪枝暴力问题、相关法院和警政部门有良好整合的地方。」 (本文由科技部补助「新媒体科普传播实作计画-智慧生活与前沿科技科普知識教育推广」执行团队撰稿)
 
责任编辑:郑国威
审校:陈妤宁

来源:中国台湾科技大观园
除非注明,其他来源均为石飞博客整理发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shadow
笔者于2003年9月5日移植了一颗新的肾脏,先前因肾衰竭已进行洗肾两年半,但做了肾移植后,现在功能完全正常,移植前脸上的黑色已完全消失,整个人的元气也逐渐恢复中,可说是一次非常成功的移植手术
简介 下午3、4点钟,满载渔获的船只,
近年来,为吸引社会大众的注意,新闻报导的标题越来越耸动,内容也愈来愈暴力及煽色腥(sensation)。某知名媒体推出「动新闻」后,由于描述犯罪过程的模拟画面过于写实,引发社会团体的抨击,
近年来,电子产品如行动电话、电视、电脑、数位相机、电子书等大肆普及,带给我们便利和充满乐趣的资讯生活,消费者也因而对电子产品的性能有更多的期望。轻薄短小只是最基本的,还希望加强可携带性,
简介 汉恩早在罗马时代就掌握了交通枢纽位置,